莒南新闻网

莒南新闻网

莒南新闻网

solidot新版网站常见问题,请点击这里查看。
adv
太空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2月03日 22时03分 星期五
来自羊皮纸迷踪
SpaceX 周四在佛罗里达州卡纳维拉尔角发射了 48 颗 Starlink 宽带卫星及 BlackSky 公司的 2 颗遥感卫星。它在今年的发射次数已达到 27 次,,而本月它至少还有三次计划中的发射:大约在 12 月 9 日发射 NASA 的 Imaging X-ray Polarimetry Explorer (IXPE) 卫星,12 月 18 日发射土耳其通信卫星 Turksat-5B,然后是两天后发射 CRS-24 Cargo Dragon 货运飞船执行国际空间站补给任务。的一级火箭是第 9 次往返太空,此前曾执行过 GPS III-3 发射任务、土耳其通信卫星 Turksat 5A 发射任务、小卫星“拼单”发射任务 Transporter-2 以及 5 次 Starlink任务。发射 8 分多钟后,一级火箭回收着陆。此次发射是自 2019 年 5 月首批 60 颗 Starlink 卫星上天以来,SpaceX 专项组网部署的第 32 批 Starlink 卫星,也是今年以来的第 16 批 Starlink 组网专发。截至目前 SpaceX 发射了 1892 颗Starlink 卫星。不过与疫情相关的供应链问题导致 SpaceX 推迟 Starlink 用户终端的推出。
科学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2月03日 20时05分 星期五
来自电波骑士
科学家使用动画人形虚拟化身研究非语言线索如何影响人的行为。发表在《Journal of Cognitive Neuroscience》期刊上。,参与者更愿意与动画化身而不是代表谈判伙伴的静态人像合作。研究还发现,人们更愿意接受来自不友好虚拟化身而不是友好虚拟化身的不公平报价,这有点令人惊讶。论文合作者 Matthew Moore 表示:“这项工作是之前研究的延伸,之前的研究探索了非语言线索如何影响人们对彼此的看法。Matthew Moore 在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与心理学教授 Florin Dolcos 和 Sanda Dolcos 共同领导了研究。这项新研究是在伊利诺伊大学贝克曼高级科技研究所进行的,Moore 是该所的博士后研究员。Sanda Dolcos 表示:“非语言互动代表了人类交流的很大一部分。我们可能没有意识到,我们获取的大部分信息都是通过非语言渠道得到的。”Florin Dolcos 表示,以前的研究经常使用静态照片或社交互动参与者的其他静态表示研究人们如何形成意见或者做出决定。他表示:“通过动画化身,我们捕捉到的交互更接近现实生活中发生的情况。”他表示:“如果我们能更好地理解其中涉及的机制,我们就能更好地理解如何干预。例如如果我们的目标是增强合作或者帮助人们做出适应性的决策,那么干预就会有更明确的目标。”
太空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2月02日 19时26分 星期四
来自新世纪福音战士ANIMA.1
电视和电脑屏幕以高清方式显示新闻、电影和节目,让观众获得生动清晰的体验。光纤连接通过电缆发送的激光承载了大量数据,为用户带来这些体验。NASA 和商业航空航天公司,将光速带到终极边界。自由空间光通信允许航天器通过激光链路发送高分辨率图像和视频。“自由空间”指的是没有实现地面互联网的绝缘光缆。自由空间激光通信在太空真空中自由流动,但是大气对通信工程师带来了独特的挑战。NASA 的激光通信中继演示(LCRD)将通过激光链路向地面站和太空用户任务发送并接收数据。
医学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2月02日 19时18分 星期四
来自全面启动
麦吉尔大学机械工程系博士生 Guangyu Bao 表示:“从心脏损伤中恢复过来的人通常面临着漫长而艰苦的旅程。愈合具有挑战性,因为组织在心脏跳动时必须不断运动。声带也是如此。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足够坚固的可注射材料能够胜任这项工作。”由 Luc Mongeau 教授和 Jianyu Li 助理教授领导的团队。这种水凝胶是一种为细胞提供生存和生长空间的生物材料。一旦注入体内,生物材料会形成稳定的多孔结构,使活细胞能生长或穿过以修复受伤的器官。Guangyu Bao 表示:“结果很有希望,我们希望有一天这种新型水凝胶能用作植入物以恢复声带受损人群的声音,例如喉癌幸存者”。科学家开发了一种模拟人类声带极端生物力学状况的机器,用其测试了水凝胶的耐久性。每秒振动 120 次,循环次数超过 600 万次,新的生物材料依然完好无损,而其他标准水凝胶则断裂成碎片,无法承受这种载荷的压力。
科学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2月02日 19时13分 星期四
来自全面启动
羧甲基纤维素(CMC)是一类广泛使用的人工合成食品添加剂,作为乳化剂被添加到加工食品中以增强口感并延长保质期。CMC 没有在人体中进行过广泛的测试,但自 1960 年代以来越来越多地被用于加工食品。人们一直认为 CMC 可以安全摄入,因为它会在粪便中被排出而不会被吸收。随着对通常生活在结肠中的细菌提供的健康益处以及它们同非吸收性添加剂的相互作用的认识越来越多,科学家对这个假设提出质疑。在小鼠身上进行的实验发现,CMC 和其他一些乳化剂改变了肠道菌群,在一系列慢性炎症条件下可导致更严重的疾病,包括结肠炎、代谢综合症和结肠癌。但结果多大程度上适用于人类之前尚未进行过研究。

美国和欧洲的一个研究小组在健康志愿者中。住在研究场所的参与者食用无添加剂的饮食或添加了羧甲基纤维素(CMC)的相同饮食。由于 CMC 在小鼠身上引发的疾病需要数年时间才能在人体内出现,因此研究人员将重点放在肠道菌群和代谢物上。他们发现 CMC 改变了结肠中细菌的构成,减少了特定的种类。食物中添加 CMC 的参与者的粪便样本中的有益代谢物明显减少,这些代谢物通常被认为可维持结肠健康。

最后,研究人员在研究开始和结束时对受试者进行结肠镜检查,注意到一部分食用 CMC 的受试者表现出肠道细菌渗入粘液,这是此前观察到的炎症性肠病和2型糖尿病的特征。因此两周研究中食用 CMC 本身并没有导致任何疾病,但总的来说,结果支持动物研究的结论,即长期食用这种添加剂可能会促进慢性炎症性疾病。因此有必要对该添加剂进行进一步的研究。发表在《Gastroenterology》期刊上。
医学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2月02日 17时28分 星期四
来自被涂污的鸟
年底临近,我们即将迎来新冠疫情两周年。全球已有超过 500 万人死亡,这个数字肯定低估了,尤其是在那些缺乏资源对其人口进行适当检测和疫苗接种的国家。美国报告的死亡人数超过了 750,000 例,从 2020 年初以来,我们看到了四次疫情高峰,每一次我们都希望是最后一次。就在上周,科学家发现了一种严重变异的新变种 Omicron,该变种可能会导致另一波疫情高峰——或许不会产生持久的影响。我们所知有限,无法确定。

每个人都准备好迎接疫情的结束,但仍然不清楚会是什么。我们消灭这种病毒的可能性有多大?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如果我们能做到,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尽管我们对于 SARS-CoV-2(导致 COVID-19 的病毒)还有诸多不解,但已经了解到的知识足以回答其中一些问题。



有些人认为可以。根除病毒运动的倡导者认为 SARS-CoV-2 病毒流行在健康方面代价惨重,带来了持续的经济问题。迄今为止,全球确认感染病例超过 2.5 亿例,死亡人数超过 500 万人,如果没有任何干预,经济学家估计到2030年,COVID-19 感染将耗费美国 1.4 万亿美元。即使有了疫苗,未来几年 COVID-19 仍会在很多方面产生高昂代价。

的确,一旦消灭了病原体,就可以减少或取消防疫措施。我们已经不再为公众接种天花疫苗。一份医学期刊认为不排除根除 SARS-CoV-2 的可能性,可能与我们正在进行的根除脊髓灰质炎的工作一样具有挑战性。我不同意这种看法。该病毒的流行病学特征使其不太可能被根除。投资于此类活动将是对有限资源的滥用,高调的根除运动的失败可能会使其他级别的控制变得更困难。

根除、灭绝和消灭病毒有什么区别?

根除意味着该病毒在自然界中被彻底消灭。我们在人类的天花和动物的牛瘟上实现了这一目标。灭绝则更进一步,还包括销毁实验室库存中的所有样本。这种情况并未在任何一种病原体上发生过,这主要是由于政治而非科学的多种原因:最重要的是,美国和俄罗斯之间的相互不信任,两个国家都保有剩余的病毒库。

根除有时候会与消灭混淆。根除是指在全球范围内灭绝病毒(实验室除外),而消灭指的是一种更有限的控制形式,即特定国家的新感染数量减少到零。在美国,我们已经对其他一些病毒做到了这一点,包括引起麻疹、风疹和脊髓灰质炎的病毒。虽然我们最近爆发了麻疹,但每次爆发的最初病例都源自外部——通常是旅行者先在国外被感染,之后造成某地区的麻疹流行。

保持消灭状态是困难的。美国一度消灭了麻疹,可是 2019 年该病的流行致使全球病例激增(主要是因为在未接种疫苗人群中的爆发),这差点让美国“破功”。

是什么让 COVID-19 如此难以根除?

根除的“候选者”通常都有三个特点:可以阻止传播的有效干预,具备快速检测感染的工具以及在非人类动物中没有这种疾病。COVID-19 在这三点上都不符合。

我们认为大约 35% 的 COVID-19 感染是无症状的。这使传播控制和诊断变得复杂。每出现一例有症状的病例都有许多其他的感染未被注意到。为了找到他们,我们需要建立广泛的监测计划(正如我们在消灭脊髓灰质炎行动中所做的那样),检查人类病例和污水样本,以确定病毒是否在社区中传播。如果你甚至都不知道这种疾病存在,就很难阻断传播。

即使对于有症状的病例,诊断也很困难。与天花不同,天花的症状非常明显,可以很容易地将其与其他引起皮疹的病毒区分开来,而 COVID-19 引起的症状可能与流感和其他呼吸道病毒的症状相似,这意味着快速、准确、广泛且负担得起的检测对确诊病例至关重要。

最后病毒目前正在人类以外的多种动物中传播,而且看不到尽头。
科学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21年12月01日 21时46分 星期三
来自星尘
想象一下可通过针对一个基因。想象一下同一个基因在包括乳腺癌、前列腺癌、肺癌、肝癌和结肠癌中都出现。想象一下这个基因对健康活动不重要所以攻击它基本没有副作用。普林斯顿大学的癌症生物学家 Yibin Kang 和同事在本周出版的《Nature Cancer》期刊上发表了 ,报告了针对名为 MTDH 的致命基因的实验性疗法在小鼠和人体组织上的成功结果,人体试验有望在未来几年内展开。分子生物学教授 Kang 说,你不可能找到比它更好的药物靶点,MTDH 对大多数人类主要癌症至关重要,但对正常细胞并不重要,遏制它不会产生明显的副作用。研究人员确定了一种对癌症有效的化合物,发现它与化疗和免疫疗法相结合时更高效。
国际空间站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2月01日 18时38分 星期三
来自机械人生
因碎片警告 NASA 一次在国际空间站外进行太空行走的计划,两周前俄罗斯在导弹试验中摧毁了一颗卫星,在轨道上产生了大量碎片。美国宇航局并没有在公告中提到俄罗斯的试验,但一名 NASA 官员在前一天警告称,由于 11 月 14 日的事件,宇航员面临的风险有所增加。这次撞击产生了数以千计的“太空垃圾”,它们现在正以大约 27,400公里/小时的速度环绕地球——比子弹速度快得多。高速运动的物体即使是微小的斑点也会破坏航天器,宇航服甚至更容易受到损害。周二大约在宇航员 Thomas Marshburn 和 Kayla Barron 准备离开空间站前五个小时,NASA 在 Twitter 上表示,此次修复天线故障的太空行走已被取消。它在推文中表示:“NASA 收到了空间站的碎片警告。由于缺乏机会正确评估它可能会给宇航员带来的风险,团队决定推迟 11 月 30 日的太空行走,直至获得更多的信息。”莫斯科表示摧毁自 1982 年以来一直在轨道上运行的 Tselina-D 卫星的试验成功,碎片没有“对太空活动构成威胁”。
NASA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2月01日 17时43分 星期三
来自向世界倾诉爱
俄罗斯联邦航天局(Roscosmos)表示,它完成了对联盟号飞船的调查,该航天器于 2018 年与国际空间站对接时发现了一个“孔”。俄航天局对俄新社表示,它已将调查结果发送给执法人员,它没有再提供进一步的细节。在俄罗斯,此类调查的结果会发送给执法部门,以便官员决定是否提起刑事诉讼,这类似于提交起诉书。俄罗斯没有类似美国的大陪审团制度——在这种制度下,调查人员将证据交给检察官,检察官决定是否提出指控。

俄罗斯国家新闻机构塔斯社今年早些时让事态升级——。在俄新社的一篇报道中,该社引用报告称,Auñón-Chancellor 可能“由于与另一名机组成员的浪漫关系失败后的压力”而钻了这个孔。NASA 再次措辞强烈地表示,这些对 Auñón-Chancellor的攻击毫无根据。NASA 局长 Bill Nelson 表示:“这些攻击是虚假的,完全没有可信度。我完全支持 Serena,并力挺我们所有的宇航员。”
科学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21年12月01日 17时25分 星期三
来自猛兽的财富
2009 年,一名日本患者的耳部一种新的耐药性真菌。此前科学界并不知道这种高度传染性的耳念珠菌,也不知道它对现有治疗药物具有抗性,但几年内,委内瑞拉、伊朗、俄罗斯和南非陆续出现病例。科学家曾认为传播是由于人类的旅行造成的,但当对病例进行测序时,他们惊讶地发现这些菌株之间根本没有紧密联系。科学家看到的是一种未知的真菌疾病在世界各地同时出现多次独立的感染。大约三分之一的耳念珠菌感染者在 30 天内死于感染,现在已有 47 个国家出现了数千例病例。科学家认为,全球病例突然激增。

人类应该认为自己很幸运,因为他们不必总是担心真菌感染。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研究真菌疾病的微生物学家 Arturo Casadevall 博士表示:“如果你是一棵树,你会害怕真菌。”如果你碰巧是鱼、爬行动物或者两栖动物,若是你能列出恐惧清单,真菌会排名非常靠前。众所周知,真菌感染会消灭蛇、鱼、珊瑚、昆虫等。近年来,一种名为蛙壶菌(Batrachochytrium dendrobatidis 或 chytrid)的真菌感染使世界各地的两栖动物数量锐减,科学家估计,蛙壶菌导致了 500 多种两栖动物种群数量下降。大约是已知两栖动物种的十六分之一。

真菌感染如此普遍的原因之一是真菌本身无处不在。人类可能而且确实会感染真菌。但人类通常不会败在真菌手中的一个很重要原因是:人体很热。一般来说温血环境对于真菌来说太热以至于无法生存。研究估计,95% 的真菌物种无法在人类平均体内温度下生存。纵观历史,至少根据这一理论,我们一直免受真菌侵害,因为它们还没有适应我们体内的温度。但随着地球变暖,这种情况可能会改变。最新的全球估计表明,如果不进行认真的干预,到本世纪末地球温度可能会上升 5 华氏度(2.8摄氏度)。这 5 度可能是能抵抗真菌和因真菌感染死亡之间的区别。
医学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21年12月01日 12时52分 星期三
来自超时空碎片
科学家 Omicron 新冠病毒变体的后果,其中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就是新变体的传播速度是否会快过目前全球主要的毒株 Delta。专家表示,已经有强力的理由认为疫苗对 Omicron 的效力将会降低。Omicron 与 Beta 及 Gamma 这两种变体有着许多相同的突变,正是这些突变让它们在疫苗面前不那么脆弱。此外 Omicron 有着 26 种独有的变异,其中许多位于疫苗抗体瞄准的区域。“因此真正的问题在于,Omicron 相对于 Delta 传播速度有多快。这是我们需要知道的最最重要的事情,”威尔康奈尔医学院微生物与免疫学教授 John Moore 表示。科学家将密切关注,公共数据库报告的 Omicron 感染病例是否开始取代 Delta 感染病例。专家说,这一过程可能需要三到六周的时间,具体取决于变种的传播速度。目前许多国家都报告了 Omicron 病例,在欧洲所有感染者。现有疫苗被认为仍然有效,虽然效力可能会降低。
科学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1月30日 19时17分 星期二
来自夜焰
1969 年 11 月 19 日,CCS哈德逊号穿过新斯科舍省哈利法克斯港的寒冷水域进入公海。这艘研究船开启了船上许多海洋科学家认为的、最后一次伟大的、未知的远洋航行:第一次完整的环美洲航行。这艘船开往里约热内卢,在那里接上更多科学家,然后穿过合恩角(美洲最南端),再向北穿过太平洋,穿过冰封的北部航道返回哈利法克斯港。

一路上,哈德逊号频繁停靠,以便科学家收集样本并进行测量。其中一位科学家 Ray Sheldon 在智利瓦尔帕莱索登上了哈德逊号。作为加拿大贝德福德海洋学研究所的海洋生态学家,Sheldon 对海洋中似乎无处不在的微型浮游生物着迷:这些微小生物的传播有多远,有多广?为了找到答案,Sheldon 和他的同事将一桶桶的海水拖到哈德逊号上的实验室里,并使用浮游生物计数机计算他们发现的生物的大小和数量。

他们发现,海洋中的生命遵循着一个简单的数学规则:生物体的丰度与其体型密切相关。换句话说,生物体越小,你在海洋中发现的生物体就越多。如磷虾比金枪鱼小十亿倍,但它们的数量也比金枪鱼多十亿倍。

更令人惊讶的是,这条规则发挥作用的精确程度。当 Sheldon 和他的同时按照数量级组织他们采集到的浮游生物样本时,他们发现每个大小级别都包含质量完全相同的生物。在一桶海水中,三分之一的浮游生物在 1 到 10 微米之间,另外三分之一在 10 到 100 微米之间,最后三分之一在 100 微米到 1 毫米之间。每向上一个大小级别,该组中个体的数量就会下降十倍。总质量保持不变,而种群大小发生变化。

Sheldon 认为这条规则可能控制着海洋中的所有生命,从最小的细菌到最大的鲸鱼。事实证明,这种预感是正确的。众所周知,Sheldon 量谱在浮游生物、鱼类和淡水生态系统中也被观察到。事实上,一位俄罗斯动物学家在 Sheldon 之前 30 年就在土壤中观察到了相同的模式,但他的发现几乎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蒙特利尔麦吉尔大学地球与行星科学教授 Eric Galbraith 表示:“这似乎表明没有哪一种尺寸比其他尺寸更好。” “每个人都有相同大小的细胞。 基本上对于一个细胞来说,你的身体大小并不重要,你只是倾向于做同样的事情。”

但现在。在11月《Science Advances》期刊的一篇中,Galbraith 和他的同事表明,Sheldon 量谱不再适用于更大型的海洋生物。由于工业捕鱼,大型鱼类和海洋哺乳动物的海洋总生物量远低于 Sheldon 量谱。Galbraith 表示:“由于我们不明白的原因,曾经存在着这种所有生命似乎都遵循的模式。在过去的 100 年甚至更短的时间里,我们改变了这一点。”
科学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1月30日 15时57分 星期二
来自守卫者
没有人真正知道为什么一些患有被称为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C.L.L.)的白血细胞癌患者会在治疗后复发并再次患上癌症。有些癌细胞耐药吗?一种被研究人员,答案令人意外:治疗并没有总是瞄准正确的细胞。

科学家发现,C.L.L.并不总是起源于成熟的骨髓细胞——它在那里被发现,教科书也说是它的起源。对于部分患者,这种癌症的母体可能是原始骨髓细胞,即干细胞,它产生身体里所有的白细胞和红细胞。这些细胞没有受到化疗的影响,可以产生新的癌细胞,从而导致复发。这一发现是条形码方法的早期成果之一,有助于研究癌症和其他疾病的起源。研究成果还太新,无法指导患者的治疗。但带来了具有启发性的发现,有望产生治疗疾病的新方法。

该方法的工作原理是用印记标记单个细胞,这种印记会传递给该细胞的所有后代。研究人员可以查看一个细胞,记下它的条形码,将其谱系追溯到父辈、祖父辈、曾祖父辈——一直追溯到它的起源——因为从原始条码标记的细胞中产生的每一个细胞都具有相同的印记。在胚胎发育期间标记条码的想法源自于华盛顿大学的 Jay Shendure 博士及其同事,该方法在 2018 年被《科学》期刊评为年度突破。现在有多种条形码编码方法,编码范围从胚胎细胞到癌细胞再到成熟细胞。

例如 Shendure 博士和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另一组同事正在胰腺癌小鼠身上使用条形码来研究癌细胞在其体内的扩散。对于上文中的 C.L.L,波士顿儿童医院的 Vijay Sankaran 博士和他的同事利用无害的、自然产生的、可被其后代遗传的突变标记单个细胞,用这种方法对人类的癌细胞进行条形编码。Sankaran 博士表示,条形编码“开始让我们从以前从未有过的视角了解癌症。”
医学
1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21年11月30日 10时17分 星期二
来自星空暗流
世界卫生组织(WHO)周一,Omicron 新冠病毒变体带来感染激增的风险很高,同时更多国家关闭边境,给经济复苏投下阴影。业内消息人士说,大型航空公司迅速采取行动,限制来自非洲南部的旅客,以保护航空枢纽,担心 Omicron 变体若扩散出去,会引发尚未直接受变体影响的地区实施旅行限制。美国总统拜登敦促美国人不要对新冠病毒 Omicron 变体感到恐慌,并表示正在与制药公司合作,如果需要新的疫苗来阻止这种变体的传播,将制定应急计划。拜登表示,美国不会重新实施封锁,但敦促人们接种疫苗、接种加强针、戴口罩。世卫组织建议其194个成员国,任何感染的激增都可能产生严重的后果,但表示还没有出现新变种死亡病例。
太空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1月29日 21时57分 星期一
来自女神觉醒
由 Starlink 卫星组成的巨型星座是  Elon Musk 的公司 SpaceX 的心血结晶。他们的计划完全像是科幻小说:将 42,000 颗卫星送入轨道,每时每刻为所有人广播无线互联网。早期的评论不是太好。但技术无疑会改进。不管你喜欢不喜欢,无处不在的 Starlink 互联网即将到来。没有理由认为SpaceX 会是这个领域唯一的参与者。很多公司和国家都在规划自己的大型卫星星座,从亚马逊(3,236颗卫星,作为柯伊伯计划的一部分)、OneWeb 和波音公司到中国雄心勃勃的 13,000 颗卫星群的计划。。我们最灵敏的望远镜旨在接受难以想象的微弱信号,这些信号来自数十亿年前围绕遥远恒星和星系运行的行星。宇宙大爆炸之后第一个星系是如何形成的?宇宙膨胀的速度有多快?是否有任何危险的小星星可能会撞击地球?数以万计的卫星在天空中纵横交错并遮挡了视线,让回答这些问题变得更加困难。对于未来的项目来说,这将是一个严重的问题。Vera C. Rubin 天文台是即将推出的望远镜,位于智利黑暗的天空下,它将具有前所未有的能力——每隔几个晚上就能拍摄整个天空。
科学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1月29日 20时49分 星期一
来自灵魂骑士
由加州欧文分校(UCI)物理学家领导的国际 Forward Search Experiment 实验小组在瑞士日内瓦附近的欧洲核子研究中心(CERN)到大强子对撞机(LHC)产生的候选中微子信号。 在发表在《物理评论 D》期刊上的一篇中,研究人员描述如何在 2018 年安装在 LHC 上的 Compact Emulsion Detector 试运行期间观察到六次中微子相互作用。“在这个项目之前,从来没有在粒子对撞机上看到过中微子的信号,”论文共同作者、UCI 物理学和天文学特聘教授、FASER 合作项目的共同负责人 Jonathan Feng 表示, “这一重大突破是朝着更深入地了解这些难以捉摸的粒子及其在宇宙中所扮演的角色方向迈出的一步。” 他表示,试验期间的发现为他的团队提供了两条重要的信息。Feng 表示:“首先它验证了 LHC 的 ATLAS 交互点前方的位置(480米)是探测对撞机中微子的正确位置,其次我们的努力证明使用 Emulsion Detector 观察这些类型的中微子相互作用的有效性。” FASER 项目的共同负责人、UCI 物理学和天文学副教授、共同作者 David Casper 表示:“鉴于我们新探测器的强大功能以及它在 CERN 的显要位置,我们希望能在 2022 年开始的 LHC 下一次运行中记录超过 10,000 次中微子相互作用,我们将探测到有史以来由人造来源产生的能量最高的中微子。”在未来的实验中,研究人员还希望探索暗物质——以及它如何与普通原子相互作用。
医学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1月29日 20时33分 星期一
来自西塔甘达
西北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那些接种了两剂 mRN A疫苗并在大约八个月后接种加强针的人的中和抗体水平猛增。”“在 33 名完全接种疫苗并接受加强针的人中,接种加强针一周后的抗体中位数水平比接种前提高了 23倍。”他们在接种加强针之后抗体水平的中位数是另一组人在接种了第二剂疫苗几周后抗体水平的三倍——后一组人这时的抗体水平接近于峰值。与在两至六周前从新冠康复的、未接种疫苗的人(76人)相比,增强组的抗体水平高出 53 倍。即使与得过新冠并接种了两剂 mRNA 疫苗的人(73人)相比,增强组的抗体水平也要高出 68%。研究负责人、西北大学 Feinberg 医学院的细胞生物学家 Alexis Demonbreun 表示,数据表明无论接种过疫苗的人认为自己得到多好的保护,接种加强针都可能会大幅增加中和抗体水平,大幅度提高其免疫力。科学家预计大量抗体反应会产生更持久的免疫力,所以加强针提供的保护比最初两针疫苗注射方案的持续时间更长。他们还发现:同样接种两剂疫苗,曾感染过的无症状患者得到的保护通常也比不上从未感染过新冠的人。
医学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1月29日 19时36分 星期一
来自帽子里的天空
美国有 150 万 1 型糖尿病患者,,现年 64 岁的 Brian Shelton 可能是第一个被该疗法治愈的患者。Shelton 先生表示:“这就像是一个奇迹。”糖尿病专家对此感到惊讶,但认为应谨慎。研究仍在继续,将耗时五年,涉及 17 名患有严重 1 型糖尿病患者。该究不会作为更常见的 2 型糖尿病的治疗方法。未参与研究的华盛顿大学糖尿病专家 Irl Hirsch 博士表示:“几十年来,我们一直在期待着这样的事情出现。”他希望这项尚未发表在同行评审期刊上的结果在更多人身上复制。他还想了解是否会出现意料之外的不良反应,细胞是否会持续一生,还是必须要反复进行治疗。他表示:“总之,这是一个令人惊叹的结果。”对于 Shelton先 生来说,关键时刻是他在手术几天后离开医院时。他测量了血糖。非常完美。他和太太共进晚餐。血糖保持在正常范围内。Shelton 先生在看到测量结果的时候哭了。“我唯一能说的就是‘谢谢你。’”
医学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1月29日 19时30分 星期一
来自寻找时间的人
加州理工学院的研究人员为一厘米长的小水母,水母经过基因改造,神经元在被激活时会独自发出荧光。由于水母是透明的,因此研究人员可以观察它在自然行为时神经活动的发光。换句话说,他们可以在水母觅食、游泳、躲避捕食者等行为时读取水母的思想,以了解该动物相对简单的大脑如何协调其行为。发表在 11 月 24 日的《细胞》杂志上。水母的大脑并非集中在身体的某个部位——就像人类大脑那样,而是像一张网一样遍布在整个身体中,水母身体的各个部位可以自主运作,没有集中控制。例如即使没有身体的其他部分,手术切下来的水母嘴也可以继续“进食”。既然水母在动物王国中存在了数亿年,这种分散的身体方式似乎是一种非常成功的演化策略。但是分散的水母神经系统如何协调并组织行为?尽管水母神经元网络最初看起来是分散并且无结构的,但是研究人员发现的组织程度令人惊讶,只有在荧光系统中才变得可见。
医学
WinterIsComing(31822)
发表于2021年11月29日 11时02分 星期一
来自秘密团伙
世界卫生组织(WHO)发布了对新冠 Omicron 变种病毒的,表示目前还不清楚 Omicron 传播性是否高于其他变体,以及是否有更高的重症风险,“初步数据表明,南非的住院率增加,但这可能是由于受感染的总人数增加,而不是特定感染的结果”,“将需要几天到几周时间”才能了解 Omicron 的严重程度。早期报告的感染者都是年轻人,他们的症状比较轻微。WHO 称预防始终是对抗疫情的关键。。荷兰说,周五从南非抵达阿姆斯特丹的两架航班上发现 13 名感染该变体的乘客。当局对这两架航班的所有 600 多名乘客进行检测,发现 61 个新冠病例,将对这些人进行新变种 Omicron 的检测。目前在澳洲、比利时、博茨瓦纳(波札那)、英国、丹麦、德国、香港、以色列、意大利、荷兰和南非都已经发现病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