莒南新闻网

莒南新闻网

莒南新闻网

solidot新版网站常见问题,请点击这里查看。
adv
奇客故事
3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0月29日 14时04分 星期五
来自继位之争
在80年代看电视需要几步?答案比“把大象装进冰箱里”还简单,只有一步。按下电视机开关,开始看电视。
在21世纪看电视需要几步?答案是我们退步了,我们至少需要多打开一个机顶盒,要再等待一个更漫长的时间。
甚至,很多家庭连有线电视费都不交了,电视的作用是电脑或者手机的外接显示器。如此,在HDMI或者无线投屏等一堆新名词面前,对于很多老人家来说,他们甚至做不到自己开电视。
他们可能会带着80年代的记忆提问:“为什么现在看一个电视要这么复杂?”我们只能回答,因为这些都是智能设备。
而讽刺的一点在于,智能设备,原本意味着它们应该更“智能”。可在真实世界中,“智能设备”却经常意味着,为了用它们,你自己得多消耗点“智能”才行。
这种情况显然不对劲。

奇客故事
4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0月25日 13时44分 星期一
来自黑珍珠魔咒
有一种新的斗争方式出现了,它和阶级斗争很像,只由一种条件决定。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历史名篇「宣言」中做了一个论断,说——迄今为止所有存在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史。大师就是大师,“马恩”在「宣言」里说的阶级划分是比较特殊的,非常有开创性。他们认为,阶级斗争的“阶级”和传统意义上的“社会阶层”无关,比如贵族与否,肤色黑白。
“是否掌握生产资料”,才是唯一的“阶级”判定条件。如果做个粗糙的总结,就是经济权力的高低,决定了阶级的差别。
这种阶级划分法的很精确,也很苛刻。
以至于连印度种姓制度这么泾渭分明的阶层划分,也有很多学者说这不是经济斗争,而是文化现象。
参照这种单一条件论的社会阶层划分法,我们发现,似乎一种新的斗争方式正在出现。

奇客故事
1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10月11日 18时54分 星期一
来自异星战场
曾经瞥见过一个研究,说人们如果由于状态不好,假装工作,看起来是摸了鱼、赚了便宜,但实际上会对身心健康不利,因为"假工作"时间长了,就不会真工作了。
虽然不太清楚上述理论的心理学机制,但是它一定不适用于我在地铁里见过的一些安检人员。事先声明:对于如下论述的现象,并不存在丝毫的诋毁之意,反而带着极大的赞美。而且,这种现象让我第一次深刻认识到,人工智能是无法取代人类的。
这个现象,是很多上班族应该也体会过的,那就是在地铁的安检过程,带着一定随机性,在两种状态下自由切换。两种状态的区别,仿佛微观量子的波粒二象性,所以我们称之为“薛定谔安检”。

奇客故事
3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09月28日 13时19分 星期二
来自秘密团伙
之前写了一下受欢迎的哈利·波特,今天先谈一下不受欢迎的功夫熊猫。当然,无论是喜欢还是不喜欢,我们都以刚开园的北京环球影城为依据。
环球影城小程序有一项功能是游客实时排队时间,在今天这样一个工作日的下午,哈利波特项目的排队时间是40分钟,功夫熊猫则只有5分钟,二者时间差了8倍。不过,这应该不是功夫熊猫最惨的时候,等到了旺季,哈利波特应该排队到140分钟,功夫熊猫那时候可能也只要15分钟,这就是接近10倍的差距了。

奇客故事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09月17日 10时18分 星期五
来自空中城堡
尽管已经写了一次元宇宙,但是直到国内元宇宙概念股像捆了火箭式的往上窜,还是有很多人没能清楚地为“元宇宙”下一个定义,包括我自己。像 “由AR, VR, 3D等技术组成的虚拟网络世界”这些描述都比较模糊。所以,这次我打算为大家和自己,做一个元宇宙概念定义和普及。

奇客故事
2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09月10日 18时05分 星期五
来自终极失控
即使是哈利波特作品的路人,也很容感受哈利波特的号召力。
比如,现在是9月10下午3点钟,如果你打开一个名为“北京环球度假区官方”小程序,会发现在这个尚处于试运行的景区里,“哈利波特与禁忌之旅”项目的排队时间最长,高达两个半小时,更加刺激惊险的“侏罗纪世界大冒险”比它少了一个小时,“变形金刚:火种源争夺战”排队时间更是只有它的一半。
还有,这个星期网易开发的“哈利波特网游”开服,也已经上了两次热搜。
无论是线下的游乐场,还是线上的游戏端,哈利波特IP对粉丝们的影响力,如同秋天的花粉,对过敏患者的鼻子的作用力,是那么地立竿见影和显而易见。
哈利波特的价值还在于,它可能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最后一个全球文化IP了。

奇客故事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09月03日 16时03分 星期五
来自开普罗纳的魔法师
起对了名字,事情就成功了一半,这句话来形容「元宇宙」概念的爆发流行应该是才合适不过了。
在所有的元宇宙研究报告中,必然会提到,这个词来自于1992年的科幻小说《雪崩》,因为作者在书中构想了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的网络世界Metaverse,也就是元宇宙。
但是,与元宇宙此类似的概念,前有1984年出版的《神经漫游者》Neuromancer,后有1999上映的电影《黑客帝国》The Matrix,无论哪一个都比《雪崩》的影响力大。但一帮大佬偏偏选了《雪崩》的Metaverse,作为网络世界将与现实世界平行概念缘起,我只能理解为Metaverse这个名字起的好。无论中文、英文,元宇宙都高端大气上档次。与之相比,Neuro“神经世界”,和Matrix“子宫/矩阵世界”就要逊色的多了。
更何况,最近一坨好莱坞电影都把「平行宇宙」,作为故事编不下去的万能灵药,比如复仇者联盟等。元宇宙,毫无疑问也借了这些电影的高光。
名字起的好,是成功的一半,但是元宇宙的发展,依然需要从概念到落地的另一半,谁是推动元宇宙发展的原动力?
能量,可能来自于如下三方。

奇客故事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08月26日 14时46分 星期四
来自摩若博士岛
库克在刚上任苹果CEO的十年前,经历了所有我们能想象的舆论灾难,无论是吐槽“丑出天际”的iPhone7,还是唱衰“违背祖宗”的扁平化设计。
然而事实却几乎与“所有人”愿违。库克掌舵10年,市值涨了6倍。不夸张的说,从现在,到库克将退休的可见未来,我们应该看不到苹果衰退的那一天了。

库克可能没有乔布斯对于技术潮流的真知灼见,也没有创始人的形象光环,但是他几乎做对了,一个传奇领袖的接班人应该做的所有事情。

奇客故事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08月19日 11时53分 星期四
来自星际归途
一旦顾客把商品用出了问题,他似乎就不再是顾客,而是潜入了顾客组织内部的叛徒,比如蔚来的第501名车主。
蔚来的汽车卷入了一场有关“自动驾驶”的交通事故。蔚来的500个车主,发了一封比蔚来更长的声明——说自己从来没有被蔚来的宣传误导过。他们清楚的知道,如果驾驶蔚来汽车的时候引发了事故,责任一定是驾驶员自己的,和蔚来是没有关系的。
和这500名车主相比,遭遇事故的第501名车主已经遇难,没有任何发言权了。但是从其家人的声明来看,他作为车主的认知和体会,和这500名车主不一样。

这500个车主的声明,证明蔚来是一家了不起的公司,因为他拥有最了不起的客户。500车主声明的背后,是蔚来对于舆论抨击的心有不甘。

奇客故事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08月12日 14时53分 星期四
来自隐身人
不知道为啥,小米的大型活动,最后出圈的经常不是产品,而是段子。上次是花两百万换Logo被嘲讽,这次是雷军在会议室里被投资者训得冷汗直流。如果小概率事情,总以大概率发生,这可能就不是偶然,而是某种必然。
不过,这和我们今天要讨论的问题没什么关系。我们今天要说的是关于“忆苦”的问题。因为,“忆苦”是有风险的。

奇客故事
1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08月04日 10时16分 星期三
来自百万年神殿
动笔写文章之前,我还专门看了一下啥叫「批评」。按维基百科的解释,「批评」主要说的是:指出事物的负面或是缺点,从而作为改善事物的提议。从这个角度来看,说“中国游戏产业是精神鸦片”应该不算是批评。因为在全世界范围,涉毒罪都是重罪,我实在想不出,如果把游戏业定性为鸦片,还有什么改善空间可言。
当然,这不是说游戏业没有被值得批评的地方。如果我们把针对游戏产业的批评,限定到具体公司、具体产品的具体行为上,而非把一个行业都做有罪定论证的话。那某些游戏巨头应该被批评的具体地方还是挺多的,比如以下这两点。

奇客故事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07月31日 12时38分 星期六
来自异形博恩
培训机构产业最近遭到的政策打击,肯定不是黑天鹅,而是灰犀牛。很多上市公司的市值一年不到跌了9成,简直是灰犀牛撞到了闷头贪吃的黑天鹅身上,场面相当凄惨。
可是很多人说,培训机构以后就是灭亡的命运,我是万万不能同意的。摆在培训机构眼前的还有一件事,那就是「转型」,而培训机构的转型有三条康庄大道。

奇客故事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07月30日 10时49分 星期五
来自先知
每届奥运会开幕都会设一个宣誓环节,今年的宣誓环节还特别创新,由教练员、运动员和裁判员一起进行宣誓。当然,虽然形式变了,内容还是没多大变化的。当然,就算变化大,宣誓也保证不了公信力。
一方面,这种“代表”的制度就很有问题,这些成员来自不同国家、地区,代表不同组织,本身就是竞争对手,谁能代表谁。现在移动互联网这么发达,其实应该每个运动员、裁判员下载一个宣誓APP,集体连麦宣誓进行才对。
另外一方面,宣誓这东西怎么看,都是针对好人的,顶多是仍心存善念的坏人。毕竟只有好人才在乎自己发过的誓,对于坏人来说,坏事都做了,怎么还会在乎自己发过什么誓。更何况,这个誓言,还是别人替自己发的。所以每次看到这种发誓,总让人联想到早晨街边某些商铺的员工操,口号是很响的,效果是没有的。所以,这种宣誓到底能起什么作用,其实对观众们的说服力不强。我们就姑且把它当作一种仪式感吧。
但是,与运动员吃兴奋剂作弊相比,通过裁判作弊其实是更让人觉得可怕的做法。

奇客故事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07月21日 16时02分 星期三
来自冰上斯芬克斯
历史第一次,现代奥运会修改了口号,在“更快、更高、更强”之后,加上了“更团结”。鉴于缺什么,才会补什么。所以,显然目前的世界很不团结,或者说很需要团结。起码谈到气候变化,我们就很不团结。
对于全球气候变暖,一直就有两种完全不同的解读。第一种观点认为,人类活动造成的碳排放,加剧了全球变暖,要立刻行动起来阻止情况恶化,这是联合国体系下的主流语境;第二种观点认为,地球气候变化有其自然规律,人类活动造成的影响,对整个地球的气候周期来说,实在是微不足道的,比如明朝的小冰期,鄱阳湖都结了冻。所以,有气候历史学派认为,明朝实际上是毁在天气变化手里。当然,信奉第二个观点的人也不少,比如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他一手导演了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
两种观点初看起来是针锋相对的,不过我倒觉得争论的背后,其实有一个统一的逻辑......

奇客故事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07月19日 14时34分 星期一
来自蓝莓村
蒂姆·伯纳斯-李(Tim Berners-Lee)是万维网的发明人。我们现在能够用浏览器在www网站,搜索、浏览、提交信息,都依赖他在1989年做出的工作。有个名词叫“上网”,上的就是这张“www万维网”。
万维网显然是一项了不起的发明,完全改变了人类的生活方式,让麦克·卢汉设想的“地球村”成为可能。万维网的发明也很有故事性——它是伯纳斯李在欧洲核子研究组织(CERN)工作时,用业余时间搞出来的。CERN主业是粒子物理实验室,也就是研究怎么通过高能粒子碰撞,发现物质本源。所以伯纳斯李后来说,很感谢当时的领导允许他不务正业。
话虽这么说,可是伯纳斯李发明万维网的初衷是实实在在地为了工作,解决一个工作中的麻烦。

奇客故事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07月09日 16时27分 星期五
来自去月球
因为滴滴的IPO,运行了20年的VIE架构大概要走到尽头了。原因在坊间已经有诸多猜测,但是无论如何都绕不过一个词,那就是「数据」。
我们没有必要为滴滴IPO事件的背后原因再增加一个猜测,不过对于数据问题的重要性,怎么分析都不为过。
过去的20年,是互联网产业繁荣的20年。消费者数据的井喷,也直接推动了人工智能革命的诞生,我们对数据的崇拜也达到了顶峰。最具代表性的一句话就是——“数据是石油”。
然而,认为数据等同于新时代的石油,却是一个相当残缺的认知。

奇客故事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07月05日 11时14分 星期一
来自星球卫士
除了上汽的股东,应该很少有人会关注上汽董事长陈虹在股东大会上讲了什么。除非,他突然提到了华为。
陈虹的原话是这样的:“与华为这样的第三方公司合作自动驾驶,上汽是不能接受的。这就好比有一家公司为我们提供整体的解决方案,如此一来,它就成了灵魂,而上汽就成了躯体。对于这样的结果,上汽是不能接受的,要把灵魂掌握在自己手中。”
我想陈董事长讲这番话,从内心来说是不突然的,他应该是在回应外界对上汽的灵魂三问。

奇客故事
2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06月21日 18时14分 星期一
来自三个太阳
从表面看水面,或者平静,或者大江东去,总是沿着一个方向奔涌。但是海洋学家在半个世纪前发现,哪怕是汪洋大海,水的流向也并非整齐划一。在流向统一的表面洋流之下,还有中、深、底层不同的水流层,它们的流向、速度都不尽一致。虽然这些「潜流」不易被发现,但是它们对海洋运行的影响,对气候季风的改变,却不见得比表面的洋流小。
这不仅让人想到,在商业、文化中其实同样存在这样的潜流。我们很容易对存在已久的事物见惯不惯,习以为常,这是表面的流行,但是或许也早有一股潜流在呼唤新的变化。乔布斯就可以被定义为一位擅长潜流的发现者,他不觉得手机只能用来通话,人们早已希望随身携带一部电脑。于是,乔布斯用iPhone重新定义了手机。潜流早于风口。
所以,「潜流」作为奇客故事(ID:cybergushi)的一个新栏目,我们希望发现有潜流特质的人和事。今天要讲的,是高群耀和他的电影故事。

奇客故事
5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06月11日 15时53分 星期五
来自人猿泰山之地心营救
教育焦虑已经成了全民话题。去年以来,从舆论导向到配套政策,似乎也在回应这个问题。其中一个手段是「分流」,也就是在社会关注度最高的高考之前,把学生分流到不同的教育层次。
这种措施已经实打实地在进行了,比如高考虽然关注度高,但它不是难度最大的考试,因为它的录取率有75%,而高中的录取率在未来会保持或迈向50%。
这种「分流」能解决教育焦虑吗?

奇客故事
1
wanwan(42055)
发表于2021年04月30日 17时35分 星期五
来自安德的首秀
有模糊地带的地方,就是容易发生争执的地方。
好比说城市“耶稣撒冷”吧,它是重要的宗教圣地,但更准确的说,是几个重要宗教的共同圣地。这片土地的荣耀归属,也就成了一个模糊地带,无数的战火就因为这份“模糊”而引燃。
现在看起来,智能汽车,正在创造数字经济时代一个的模糊地带,一个新时代的“耶路撒冷”,那就是事故责任的认定。
汽车只要上路,就难免发生交通事故,而交通事故的定责过程,就是厘清模糊地带的过程。